巴南網——讓巴南走向世界 讓世界知曉巴南 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巴南日報社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絡謠言舉報
 
新聞·時評
 
發展·民生
 
論壇·互動
 
休閑·旅游
 
善美·圖庫
 
思想·文化
 
科教·健康
 
房車·生活
 
首頁六大文化工程非物質文化遺產文明瞭望臺理論茶香文化沙龍巴南作家巴南榜樣巴南文藝開卷
 
當前位置:返回巴南網  >>  文化塑魂工程  >>  正文
 
我看到萬年臺子,很有感情

發布時間:2019/5/23 15:06:42

川劇名旦牟芷苓憶梨園往事(中)
我看到萬年臺子,很有感情

▶牟芷苓當年古裝劇照
▲牟芷苓近照
 
今年87歲的牟芷苓女士,是原重慶市江北區川劇團國家二級演員,知名川劇藝人。1932年,牟芷苓出生于四川省宜賓一個梨園世家,7歲學藝登臺,在云貴川跑灘巡演,擅長閨門旦、青衣,常演《絳霄樓》、《三祭江》、《喬子口》、《楊八姐盜刀》等傳統劇目,后來還演過《杜鵑山》、《孔雀膽》、《楓葉紅了的時候》、《于無聲處》等話劇。我們將用三期專欄,打望這位梨園女杰悲喜交集的戲劇人生。
 
1.戲班子
牟芷苓從小在戲班子連“偷”帶學,學得幾出好戲壓身,從此不怕行走江湖沒得戲。“《喬子口》到最后就成了我的衣食飯碗了,我走攏哪里登臺,《三祭江》、《喬子口》、《春娥教子》,都是好戲連臺,一炮打響。《春娥教子》,我也是‘偷’的。我大多數的戲都是以胡琴、彈戲為主。那陣城里頭日本飛機亂炸,唱得的好角兒躲飛機,也到鄉里頭來搭鄉班子,我就碰到魏香庭魏老師魏大王(川劇著名小生)。小時候我喜歡這些老師,他們也喜歡我,魏大王就教我《涇河牧羊》。”
 
《涇河牧羊》是著名傳奇劇《柳毅傳書》的一折。“道白講的盡是些文言文,現在我都記得:‘牧羊涇河岸邊,無情芳草芊芊。羊飽人饑苦向天,如此無情無沾。有心拿出書雁,熱心來到云邊,雁書寄得到君前,奴死情隨意愿’。有些詞句我那陣也體會不到,有些到現在我也沒整嘎利(順當),反正老師啷個教,我背倒就是了。涇河就是宜賓那邊的一條河。魏大王是很有名的,他唱小生,是一派。他的關羽戲《單刀會》,出場那一腔拿上去,那硬是要得到好多巴巴掌。這些老師看到你肯學,他還是希望后繼有人;但有的又生怕你學倒起了,看到有苗子就把你按倒。后來我唱了幾十年的戲,在江北川劇團教了好多學生。只要她是棵苗子,哪怕她再笨,我都要費勁地把她弄出來。”
 
伯伯那個戲班子,七八個人來五六條槍,沒有名字。“行頭是伯伯置的,他就是班主。當時我們要到你這個場來唱的話,就是行幫請起去的,比如說匹頭幫就是賣布的,還有賣糧食的,他們就派人來挑衣箱,五六個,也不多。這種演出也就不賣票了,就是給哪個行幫唱一本戲,好多錢先談好,行幫出錢,請大家看戲。”
 
場鎮上的戲臺,戲班子稱之為萬年臺,就是他們演出和打鋪的場子。“有的好,有的很差,還有洞洞眼眼,走路都還要小心點。我這個膝蓋,就從萬年臺上摔過。那是個單樓梯上下,如果退起走,就不得摔,我看到大人都是一梭而下,我也去梭,一下子摔在地下,我還是精靈,趕緊伸手把腦殼護倒,兩個膝蓋跪在地上,血跟倒流。一個觀眾看見這娃兒摔得這么厲害,就用草紙包一包香爐里面的香灰,貼倒起。人命賤呀,回去用點兒布條把它纏起,也沒管它,就好了。所以說后來我一看到萬年臺子,就很有感情,我就是在萬年臺子上長大的,我們就在兩邊書樓上打鋪睡覺。在路上,鋪蓋卷我背不起,就是師姐幫我背;我走不動了,就把大師兄扭倒,他就背我。”
 
2.大師姐
 
伯伯的戲班子管得很嚴,男女不準多接觸。“加上我,有四個女娃兒。還有兩個師兄,不唱戲,管衣箱行頭。師兄、師姐大了也不敢談戀愛,伯伯管得特別嚴。唱戲的時候男娃兒女娃兒可以在一起,平時不準接觸,接觸了就要挨打。我當時小,可以到處跑一下,三個師姐是不準出去的,三姊妹就在臺子后面坐起打紙牌,對對和,又沒有錢,輸了就揪個鼻子。最先我還打不來,后頭才學會了。”
 
他們在云南普洱唱戲,美華大師姐碰到麻煩了。“當地一個江大隊長,叫江瀛州,很瘦,他有槍,是當地的大隊長,但又是土匪。他那個大婆子喜歡我,叫我給她當干女兒;他要我們大師姐嫁給他,沒得辦法,就只好嫁給他。后來美華在那里過不下那個日子了。一天就關在那個屋頭,雖說有吃有穿,還是沒得自己唱戲恁個自由;雖說還是拿花轎抬起去的,但也不是小老婆,也說不出是啥子。后頭我們師姐跑出來,又單獨到處唱了。這些人,他把你玩了過后,就不新鮮了,你走了他也無所謂。”
 
后來,小芷苓跟著戲班子回到四川一個地方,才聽到大師姐的最后下落。“大師兄給我們說,美華死了,死得最慘。哎呀,她死得太慘了: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大師姐戲唱得好,有兩個把頭都喜歡她,就干脆你也不要,我也不要,最后就把我們大師姐弄死了,踩在田頭。當初我和她是在普洱分手的,我十歲的樣子。”
 
大師姐和二師姐幾姊妹,對小芷苓都很好。“美華在藝術上,屬于大師姐;有個師姐叫華麗,年齡大些,也很愛我,我睡都跟她睡;還有一個師姐叫麗麗,是唱男角小生的,跟我兩個是一對。美華脾氣好啊,幾個姐姐都好,都沒打過我,因為我也不逗打,她們背倒伯伯說他哪些地方太嚴了,我聽倒起也不給伯伯說,因為他確實太嚴了。”
 
一天早晨,戲班子發生了劇變。“早晨起來我一看,師姐們都不在了。兩個都跑了,就剩我一個。她們跑哪去了我都不曉得。后來才曉得是一個女娃兒唱男角的叫袁澤鴛,帶起我兩個師姐跑到貴州赤水去了。男娃兒根本接觸不到師姐,因為她是個女的,所以就說動她們跑了。華麗師姐要大點,有二十了,一副好嗓子,扮相要差點,人長得胖些,她就盡唱青衣,就不去唱閨門旦這些;美華師姐圓圓的臉,我現在還有點印象。”
 
3.唱又新
 
日本投降后,沒有轟炸,安定些了。“我們又進城來唱戲,走了好多地方都記不清楚了,像樂山呀簡陽呀。在云南還有班子,到江津就沒有了,伯伯就把箱子賣了,到處去搭班子,1948年,慢慢地就到重慶了。我到重慶是跟伯伯一起來的,他還帶我去拜得一個干爹,叫鄧質夫,原來是二區的區長,他夫人很喜歡我。后來伯伯不曉得走哪去了,丟下我一個人。我又沒有處過社會,跟外界也沒有接觸,只好去找干爹,他們兩口子就把我留在屋頭住,又介紹我到又新戲院去唱了。”
 
又新是上世紀20年代就開辦的重慶老字號戲園子。“又新很紅火,它有科班,那些科生穿的行頭,跟我合得起。我在又新唱,就穿他們科生的行頭。老板周志忠還是很喜歡我,因為我啥子都唱,我肚子里記得戲。張巧鳳是學生,她想學戲,沒得嗓子,都還來找我學過戲。”
 
重慶大碼頭的戲園子,讓小芷苓眼界大開,戲也上了一個檔次。“我們是中午一臺戲,晚上一臺戲,那陣一臺戲最少三四個鐘頭。唱折子戲,掛牌子,所以現在還有掛頭牌的說法。也有掛倒二牌的,是最得行的。掛頭牌就是請客戲,暖場的,一般就是男角戲;倒二排就是最好的先生唱,是高潮戲,像楊云鳳呀,筱桐鳳(陽友鶴)呀這些都是唱倒二牌的名旦,男唱女角。場子外面要掛牌子,里面也要掛。”
 
她掛的牌子叫牟芷苓,原來在伯伯的鄉班頭,她的藝名叫美麗。“到重慶拜了干老漢,他有文化,一聽就說,你這個名字不好聽,俗得很,就給我改成牟芷苓。我在又新看那些先生的戲,也看得多。我還和楊云鳳唱《荊釵田》,他演媽,我就給他唱阿秀。阿秀吊死了,他把我取下來,放在椅子上,抱倒我哭,他的嗓子抵倒我的耳朵唱‘阿秀啊,兒呀’,哎呀,硬是驚耳朵。但我吊死了,動都不敢動。”
 
轉自《重慶晨報》
 
 
編/張英 核/朱琳 審/楊超
 
 
  頭條推薦
  ·區委“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辛國榮:高標準高質量高效率推進項目
·辛國榮調研重慶大江工業有限責任公司
·何友生:進一步提升行政服務效能
·巴南區舉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
·中國夢想成就于億萬人民共同奮斗
·全景CG視頻|史詩70年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型
 
 
  今日要聞
  ·社區“陪跑”辦退休  居民“點贊”送
·區政府召開黨組理論學習中心組(擴大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區委
·露天電影進社區    點亮群眾“夜生活
·高速路上現“黑科技”    打通救援綠
·男子盜竊電瓶偷而復返      民警蹲守
·龍洲灣:烈士墓前祭先烈
·接龍:百余名老人歡度重陽
·首屆“巴人蓋碗茶杯”象棋公開賽在區
 
 
  圖片新聞
 
小小亂針繡傳人“
英國紀念諾曼底登
外國友人在中國竹
吳冠中:風箏不斷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廣告服務 人才招聘

友情鏈接:墊江新聞網 長壽新聞網 云陽網 巫溪門戶網 合川新聞網 榮昌新聞網 梁平網 璧山網 中國奉節網 九龍坡網 大足網 武隆網 豐都新聞網 沙坪壩網 北碚網 黔江新聞網
主辦:中共重慶市巴南區委、重慶市巴南區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重慶市巴南區委宣傳部

制作維護:中共重慶市巴南區委對外宣傳辦公室、巴南日報社    渝ICP備13002440號
腾讯彩票免费领彩金